天道酬勤

真难过啊。

伞修灵异30题(有ooc,微all修)

4 楼道的歌声

叶修觉得搬到这里之后没一个晚上是能安稳度过的。

谁他妈又在唱歌!

黄少天是不是你!

黄少天贼委屈。

啥玩意儿啊老叶你要是血口喷人我就不高兴了怎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呢还有还有我唱歌有这么难听吗有吗有吗!

叶修转念一想也是,黄少天这人肯定不会说自己唱歌难听。

那就只有一个人了。

叶修憋着一口气三步并两步一脚踹开了大门。

结果趴在门上边的张佳乐就被门啪的一下拍了出去。

可怜巴拉的趴在墙上,小辫子一抖一抖的,亚麻偏棕的发丝十分柔软服帖。

张佳乐抬起了头,红着鼻子委委屈屈的瞅着叶修,他皮肤本来就白,夜里从外面透进来的月光映在他身上几乎透明。

“你大爷的叶修......。”

叶修站在门口双手环胸愣是站出了一种“斯之外全员傻子”的气势。

“张佳乐你摸摸你的良心,大半夜什么歌,隔壁孙哲平又不是不能安慰你那颗寂寞的少男心。”

听了这话张佳乐爬起来的时候倒是麻利,冲他比了俩中指,声音恢复了以往的清亮好听。

“叶修你大爷!”


伞修灵异30题(有ooc,微all修)

3她在夜里哭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在哭。

只是这次当时他正蹲着一个野图boss。

蹲在一个类似于乱葬岗的地图。

耳边又传来了女人嘤嘤嘤的哭声。

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被激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扯下额头边不存在的黑线,如果黑线真的存在那夜宵就能吃泡面了。

这个声音意外地耳熟,他还能感觉到滑落到他肩头的发丝。

“我...我想回家...想哥哥...呜...”

不得不说,叶修越来越佩服这个丫头的表演能力了。

吓得他马上就要相信了哦。

“沐橙你那个混蛋哥哥在隔壁,别哭了你一哭我就手抖我boss要刷了...”

前一秒还在唧唧歪歪唔嘤嘤嘤两眼含泪的橙发阿飘下一秒笑的花枝乱颤趴在叶修身上五分钟没起身。

他倒不是第一次听到叶修这种语气,宠溺中透着无奈,还带着一种“如果你拒绝我也都听你的谁让你是小仙女呢”的感觉。

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拍着他的肩膀差点把他嘴里叼的烟拍到键盘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哥混蛋哥哥这四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好违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妈的。

听到这话叶修把头扭回去对着屏幕露出一个快要哭出来的笑。

吾妹叛逆伤透我的心。


伞修灵异30题(有ooc,微all修)

2 镜像不同步 

与苏沐秋不同,黄少天是镜鬼。

家里大大小小的镜子映出的都只是黄少天一人...好吧一鬼。

有时候叶修睡不着也会捞起镜子敲敲镜面,然后看着黄少天一脸受宠若惊的探头,脸上写着“woc老叶你居然主动找我聊天不枉费本剑圣平日里那么疼你把你当亲生骨肉对待...”

别问叶修怎么看出这么多的,那家伙把所有内心活动都写在脸上了,满脸的“今天怎么这么孝顺”你当谁看不出来吗dayday哟 。

叶修最爱做的事大概就是坐在镜子前,看着镜面上与他截然不同的脸,听着耳边的喋喋不休,因为他这样做的时候会觉得有些踏实。

有时也会将镜子对准电脑屏幕打荣耀,气的黄少天牙根痒痒。

这一切可能都是因为他太闲了,又也许是叶修的童心未泯。

可不是嘛,18岁抗嘉世,扛个10年好不容易退了个役,结果嘴上说着休息一年,心里却知道这一年他过得比谁都累。

现在倒好了,住在这个地方,谁也找不到他,他做什么也都不用负责,体内的恶作剧因子与那点过早掩埋的童心因为这些年的压迫造成了一波强烈的反扑。

大概就是“叶修A了上去!”“叶修打不过!”“叶修被一波反扑带走!”“这真是压倒性的胜利!”

只不过,叶修心想。

就算这样也不错。

更何况黄少天与他拌嘴时笑的还挺好看的。

知道了这件事的苏沐秋趁叶修睡着撸起袖子就窜进镜子里找黄少天肉搏去了。


伞修灵异30题(有ooc,微all修)

1 玄关的红鞋 

大概是午夜二时左右。

只有昨天才勉强早睡的叶修却突然睁开眼。

身边都静悄悄的。

耳边也静悄悄的。

那双眼睛却一眼就看出了房间中的不对劲。

啧啧啧,打荣耀练出的眼神儿能不好吗你说说。

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却仍然白了脸色。

哦好吧这是我瞎掰的,叶修本身生的就白。

他翻身下了床,踩着老式棉拖鞋,站在地板时会发出难听的“吱呀”声。

只不过他都不在乎。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搬到这里是抽的什么疯。

他站到房门前,将半掩的门轻轻推开。

可能是这个房间风水有问题,卧室门推开直对玄关也让他一眼就望到了那抹红色。

那是在昏暗的夜中甚至闪闪发光的红。

血一样的红。

只是他没有害怕,只是一脚踹开了隔壁房间的劣质木门。

“草拟大爷苏沐秋你下次再这么玩哥立马搬出去你信不信!”

“!!!阿修我错了啊!!!!!!”


一如当年

嗨嗨x貂蝉。

天大的ooc。

还有,貂蝉是信仰。

1.

我记得我爱过一个少年。

和许多姑娘一样。

像每次婉儿望向周公瑾的目光中满含的热望一样。

像香香对刘玄德的骄横中的稚气一样。

很长时间那个人叫我的时候我都会很是骄傲的仰起头,披上那身他最喜欢的红色战服出现在他面前。虽然很想装作一副傲慢的模样,可后来婉儿对我说,我弯着眉眼,笑意明媚到忽略不掉的地步。望向那个人的眼神就是她望向周公瑾的眼神。

满眼满心都是他。

我却从来没有对他说那句我爱你。

2.

最开始我存在的时候,很强,非常强。

那个时候的我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一个小脆皮,手上的花球还是深粉色,穿梭在人群中,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倒在我面前,再踩着他们的尸体收了一波又一波的兵线。

貂蝉太强了。

这句话从越来越多的人口中说出来,越来越多。

我洋洋得意,活跃在战场上。

那是自然的,妾身可是绝世舞姬,没有求之不得的东西,只要想要,就一定会拿到,胜利也是。

直到有一天,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再也打不出那么高的伤害。

从这开始,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直到从那时起,开始无人问津。

3.

后来,我遇到了他。

我仍忘不了那天初遇时他的模样,镜片后的眼眸黑亮,咧着嘴像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这英雄这么得劲的呀兄弟?”

奇怪的口音,我想着。

本不应该在意的那个人。

我不该在意他的。

就算他与我相遇在我最失魂落魄的时候。

就算他为我研究了好久的新出装。

就算他拯救了那时的我。

就算....我被赋予了他的名字。

4.

那个说法从何而起呢?

我在他手里是无敌的。

衣衫颜色也从淡黄色变成了深红色。

我却没有因为换了衣衫而不适应。

那是他最喜欢的衣衫。

也是我最喜欢的衣衫。

每次开大时听到他哼的叮叮当总会无奈的摇摇头,只是笑意更深白色花球抛出,莲步轻移取人性命。

似是比以前更锋利了些。

闲来无事时我便托着那朵白色莲花这样想着。

我被再一次送上了神位,被那双手,被他。

5.

我坐上了ban位。

被关在小黑屋里的日子并不好过。不能见到心上人的苦恼,与内心深处潜藏的不知名的恐惧纠缠,将我笼罩着。

怕。

将我的位置取代的,是不知火。

那个扶桑女子的扇子的伤害更甚于我的花球。

看着不知火在他手下由生疏变得熟练,一如当年。

应该快了吧,我被代替的时候。

但是在这之前,我想再多陪陪他,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

“兄弟,我打中单,留一下貂蝉,谢谢啦。”

6.

这天来得如此之快,就算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还是接受不能。

大版本更新,梦魇之牙和制裁之刃被加强。

本就摇摇欲坠的地位。

给了我致命一击的却是他。

他召唤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不知火,婉儿,诸葛孔明,香香,虞姬,黄忠。

啊,对了,还有最近新来的干将莫邪。

他和干将莫邪并肩时的那句话。

“兄弟,说起来你不信,这英雄可能比貂蝉更适合我。”

啊,你是这样想的吗。

7.

那日是一个雪天,闲来无事,我坐在窗前捧着热茶。恍惚间听到门响,转头望见香香解了斗篷进了门。大家都忙着穿梭在王者峡谷,也只有香香与婉儿,会忙里偷闲来看看我。

香香喜欢在我身边坐着,闭口不提王者峡谷的事。

偶尔躺在一边,我时常笑她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我又时常羡慕她,她还能与那个人在一起。

只有一次,她要了我的桃花酿,半梦半醒间问我,为什么我没再争取一下呢。

为什么呢,我是绝世舞姬,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只是一个人,只是他而已,为什么就放弃了呢。

我想了许久。

我在他手下胜率越来越低,他笑着对他的观众说,是我的原因,我的操作不行了。

怎么会是因为你呢。

明明是我,是我不够强。

8.

他在叫我。

听到了吗,他在召唤我。

黄金局而已,13级小号而已,一个连净化都没有带惩戒打野的低端局而已。

我却兴奋极了,每日清晨盘的发描的眉换的战服今天可算是派上了用处。

几乎是用着自己最快的速度到了他面前,看到他的一瞬间我才明白。

我有多想他。

我有多想再次见到他,和他在一起。

我有多么期待着这一天。

9.

“五杀!五杀我的五杀!”

“Penta Kill!”

许是好久没听到这两个单词了吧。

听到他在那边极为兴奋的说着。

“没想到吧兄弟!我这个号的第一个五杀是用貂蝉拿到的!”

10.

是啊,江郎。

我也没想到。

更没想到的是,一如当年,我竟还是那个被叫做“嗨氏”的英雄。



穆祁蓁,578373620,来扩我嘛。

阿蓁喜欢嗨嗨。

……憋说了。
来玩嘛。

落婲殇:

刚才点快了,这里是上面那个击鼓传字的总汇,再一次心疼小戴妹子
另外群638101450有一起来搞事的吗哈哈哈哈哈

【手动置顶公告】关于《王子与恶龙》的郑重声明!!!

真的,过分。

琴花剑蝶:

*占TAG致歉


 


首先,本人非常严肃地郑重声明,从未将叶蓝同人《王子与恶龙》以任何形式印成本子发售或授权其他人印制,漫展或网络上出现的任何本人的本子,均为盗印!据初步了解,盗印本质量极差且价格高昂,各位读者姑娘如果遇到请不要购买,以免浪费钱财,上当受骗!


另外,如果有姑娘曾经见到或买了《王子与恶龙》的盗印本,希望您将线索提供给我,本人感激不尽!


最终也许我也无法追查到是谁盗印了我的文,但我保留一切追究的权利,虽然我写作的是同人,但盗用他人成果并以此牟利,怎么解释都是违法行为!


 


【已知同时出现被盗印情况的,还有刘季抛太太的《不疚》和安非他命太太的《大神也无赖》,前者我已发送私信,暂无消息,后者的LO似乎长草很久,如果有路过的姑娘认识二位太太,望告知。】


 


——以下都是我忍不住的愤怒——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整个人都要气炸了。


我不是什么大手,也从没出过本子,或者说指望用我平凡的文笔创造什么经济收入,到今年我已经写了至少八年各种同人,虽然低产拖更,前后也写了几十万字,仅仅是因为我喜欢原作品,喜欢那些人物。


去年《王子与恶龙》完结的时候,有许多姑娘问我,会不会出本,想要买来收藏。我感谢姑娘们能喜欢我的文,也想过出本这个问题,但考虑到我除了码字什么都不会,不会画封面,不会排版,对印本流程也一无所知,同时工作忙碌也没有时间去学习这些东西,最终还是决定不出本,放在网上,大家看了一乐就好。


最重要的,是我一直觉得,《王子与恶龙》并没有真的精彩和成熟到值得出本并让读者姑娘们花钱来买的水平,就算印出来,我也会觉得心里不踏实。


但是现在想想,这也是我前后花了半年的时间,挤着各种加班的空隙,努力写完的七万多字,如果能回到过去,我宁可自己赔钱印本糊墙,也不想看到有人拿去赚钱坑人!


 


今天早晨我刚起床,就看到有姑娘私信我,问我《王子与恶龙》是否出过本,我说没有,她说,那我就是买到了盗版。


说真的,当时那一瞬间我的脑海几乎是一片空白,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


我只听说过翻印别的太太的本子来赚钱,从来没听说还有替别人出本子赚钱的,逗我???


然后姑娘给我拍了照片,是一本看上去就很粗糙的本子,封面的图应该也是盗了别人的,因为与行文毫无关联,封面没有作者署名,翻开扉页才有,内部没有插图,排版粗糙混乱。我简单拼了一张小图:



同我交流的这位姑娘,是打包收购的二手本,卖给她的姑娘据交易时说,本子是在漫展上买的,但并没有说是哪场漫展,就是上面这个本子,一共81页,粗制滥造,卖50块钱一本!做过本子的朋友告诉我,它的成本撑死了15块钱,可真赚啊!!!


 


我特别特别感谢来私信我的这位姑娘,也觉得特别特别对不起她,尽管理智告诉我她被坑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很难受。


姑娘后来跟我讲,她是先看到了成捆出的二手本,然后才搜了我的文,摸到了我的LO来,看文看了一半,就决定买下来了。她还跟我说,以为实体书有番外的,拿到了才失望地发现没有,她拿到本子觉得太粗糙,所以才又来私信我,一直都没有想到本子居然是盗印。


没有番外,是因为我压根就没有写过,哪里会有_(:з」∠)_


 


我今天一整天都没什么心思工作,我跟亲友说我生气,非常生气,都要生气炸了!可我想骂街都不知道能跟谁去骂。


如果不是今天这位姑娘来私信我,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我的文居然也有这个荣幸被人拿去盗印赚钱。我就是一个圈地自萌的小透明,自己闷头写文,闷头看文,几乎不加群聊天,也没有时间去看漫展。出了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去查这些本子的来源,甚至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就被印出来,曾经出现在哪些漫展的摊位角落,等着坑路过姑娘的钱包。


而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出本了,那些被坑过的不知情的读者会怎样看我?是不是我的那一点点形象也早就败坏光了?


我现在唯一寄希望的就是,以标题和作者为关键字我并没有在淘宝搜到盗印本,也许只被印了少量在漫展出售,希望不要有再多的受害者了。


 


最后,感谢所有愿意看到这里的人,希望你们能帮助我推荐或者转发一下,让全职圈子里更多的人看到,让我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受害被坑的姑娘。


对可能存在的其他被坑的姑娘们,我想说我很难过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很难过因为别人的私欲让你对我有了不好的印象,希望你能私信我,告诉我你是在什么时候什么途径买了这样的本子。


今天我对于全职圈的三观都碎裂了,我知道绝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但我从没想到过那极少数的其他人,会有这么低的下限,低到了尘埃里。我就想问一句,摸着良心说,每个本子卖出去赚回来的那几十块钱,你或者你们,用得心安吗?

求转载#

真恶心啊,抄袭什么的。

七六五四三二一。:

首先给大家三鞠躬,抱歉了让大家看到这种肮脏的东西。


其次拜托大家转载一下啦,这边已经要气疯了。




这是正文。


那位,我暂时不点名了,来啊,正面跟我肛,来啊,快活啊。


你不要脸不关我事,但是我可以让大家都知道你不要脸啊是不是。


如果有关注我的话,有人可能看到我几天前发的“指责”了吧。


你开心嘛,开心够了吗?


事实上,我想告诉你,我开心就好。


那一次我懒,没有做调色盘,甚至没有指名道姓。


我再三拜托小天使们不要打扰你,不要去伤害指责你。


但是,谁允许你再一,又再二了。


我知道你关注我了,不好意思我也关注你了。


做了亏心事不心虚吗?


抄袭完了不知道认错改正吗?


打算藏藏掖掖的以为我看不见是么?


好。


我不知道你看不看得见,但是我觉得你干了这种事情以后不可能不来看我的首页。


不可以,这不二一,这不全职。


我以为全职的圈子好的多,可爱的多,美的多。


麻烦你别给全职圈抹黑,谢谢。


这条信息会一直挂在这里,第一条,明显的。


我给你三天时间,删掉所有抄袭部分,我不要求你把其他的删掉。


你的脑洞很有趣,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你抄袭别人的。


但是我不想撕破脸。


这条信息会挂三天,只挂三天。三天后我会直接给撕逼墙和挂抄袭墙,顺便在空间里转发,我要求你还我一个公道。


我好欺负嘛,你是这么想?


很抱歉了小天使们,这三天我不会更新,三天以后我会大幅度更新你们一直在催的文。我就在首页挂着,我会去你首页看看它们还在不在,你放心,我忘不了。


就这样,请你记住。


抄袭,要做好卑躬屈膝的准备。


抄袭我的,就要做好被拳打脚踢的准备。


没错,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青春啊。来啊,正面肛啊,有种抄袭没种面对我???

小幸运。【双花一发完结。】

微虐微林乐ooc注意。


—————————————————————————————


(1)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认真,呼唤我姓名。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2)

张佳乐退役了。

这次退役他远没有上次的纠结犹豫,面对镜头,面对记者,手上戴着当时赢得的冠军戒指,深鞠一躬,脸上的笑意释然而满足,说着,我要退役了。

说完这句话,他低垂下眸,竟感觉心底一阵轻松,转过头望向身侧,张新杰修长的手指轻叩着桌面,察觉到他的目光,侧过头,对着他,勾起唇角。

看得他一阵恍惚。

就算他不在百花。

那他现在也是冠军。

不自觉回想到那一天,他站在台上,被人簇拥,脑中却不自觉想起那两个有些模糊的人影。

穿着颜色花哨的百花队服,他与那个人站在一起,向前走去。

眸底干涩,这个那么就没流过泪的人突然很想哭。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3)

那还是在很久以前。

他坐在百花战队训练室里,目光几乎黏在屏幕上,连孙哲平放在他手边的水杯都没被注意到,直到训练结束他才瞄到一口气喝了半杯。

孙哲平拽了把凳子坐在他身侧,将他的手放在膝上为人做起了手操。

他也不扭捏,大大咧咧的往椅背上一靠,脑后小辫子一晃一晃的,与人拌起嘴来。

桌上的百花缭乱与落花狼藉放在一起。

不知道张佳乐说的那句话惹恼了孙哲平,头脑一热,他猛地站起身,抓住了张佳乐的衣领,咬了上去。

对,是咬。

唇齿相贴。

张佳乐难得愣在那里,孙哲平显然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做,两人难得安静维持那个姿势。

如果不是门口传来的那一声惊呼的话,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过神。

张佳乐将他推开,抽出手,落荒而逃。

过了不久。

手伤,退役。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4)

 

那日狂剑与弹药专家背靠背,就算那么就没有打配合又怎样呢?

明明用的是马甲号,却打出了当年繁花血景的气势。

浅花迷人先倒下了。

屏幕前的孙哲平无奈的笑了笑。

你终究还是心软了。

他听到百花谷的哭泣声时还是会有片刻的手足无措。

所以只能用那种方式告别得决绝。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他也想在百花一直打下去,到不能再打为止。

但是啊,他很贪心,他想拿到冠军戒指,属于他自己的。

都说努力过了,就算结局不好也不会后悔。

但是,会遗憾吧?

当然会。

所以才会离开百花去了霸图。

孙哲平还是选择站在他身侧,剑指百花谷。

枪响,雷鸣,剑起,再见,繁花血景。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5)

决赛后。

被叶秋一人打破的繁花血景。

张佳乐站在屋檐外,望着被乌云遮住的太阳的位置。

半长的发被雨滴打湿,衬衫半透明的贴在身上。

雨滴落在他的眉骨,顺着眼角流下,看起来就像他在流泪一样。

但他没有哭,他自己很清楚。

孙哲平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与他一起。

他转过头,便看到自己的样子。

这么说也没什么错,因为比起孙哲平,他只会更狼狈。

他笑了笑,想说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

孙哲平伸出拳头,轻捶了下他的肩头。

回去吧,下次赢回来。

那陪我淋的雨。

(6)

一幕幕都是你,一尘不染的真心。

(7)

荣耀大神的婚礼总是引人注目的。

新娘一身白纱挽着曾经的第一狂剑,两人相视而笑,一脸幸福。

张佳乐微垂着眸,坐在一旁。

还是林敬言主动搭话,否则他大概会一直在那里到结束。

如梦初醒般晃到孙哲平面前,抬手习惯性的想摸下小辫子却摸了个空,突然想起退役后第一时间便已将那发丝剪短。

若无其事的放下手与人调笑着像那个雨天一样在人的肩膀上捶了下,被孙哲平一巴掌拍到腰上,疼得他咧开嘴直吸气。

新娘不玩荣耀,她乖乖的跟在孙哲平身后,眉眼弯弯,温婉可人。

张佳乐逃了出来,站在大门口,静的出奇。

背后传来了谁的脚步声,他回过头,林敬言笔直的站在他身后。

好似在做梦般。

他听到了林敬言对他说的。

和我试试吧。

张佳乐恍惚着,头脑发昏点了头。

下一秒他便在林敬言怀里了。

他没有注意到新娘与他有三分相似的眉眼。

(8)

与你相遇,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她会有多幸运。

 

 

 

 

 

——END——

2016.5.31。


—————————————————————————————

听这首歌的时候就想到了张佳乐。

我觉得,对双花来说可能是BE,可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对彼此来说,这不算是最坏的吧。

还是会联系,只是不会再以爱情的名义。

这里夏幸歌/穆永安。呆鹅:578373620,来扩列吗?

叶神,生日快乐。
我这么喜欢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嫁给我吗!娶也行!!!!!!!